麟至

酒红日出,雪上升烛。烟火踉跄,云朵滑翔。明净生幻,呼吸为船。红尘万丈,时间长廊。

我忘了怎样痛哭
怎样躲开天空
我严肃地摇着电线
希望能惊动鸟群

无人问津的游戏厅

机械闪烁的灯火
铺一层灰的椅子
交杂的游戏待机音效

宣告破产

“最终沦为一个便于外部事物贯穿而过的存在。”